完美主义的Coder

今年年初的时候加入了iptux的项目,这是个Unix平台下的“飞鸽传书”,虽然一开始只是关心一下,后来给它写了英文版文档、整理了资料,以及对软件界面的一些调整,原来的作者Jally居然把我也设成Project Owner之一了。

据说程序员总有完美主义的倾向,一开始我还没给iptux写多少行代码,Jally就在邮件里面给我大说代码风格代码风格,很郁闷,我很想对他说,我是看你的代码风格那么乱,我才用了“乱风格”的。iptux是使用C++为架构,但是使用基于C的GTK为底层库,C和C++的代码风格是相当不同的,两者一旦混合起来就很难说什么固定风格了(不然人家基于C++的gtkmm要来干吗),不过我也在邮件里面给他挑骨头,几番下来他说代码先交给我来写了。不过两个月下来我也没再怎么给iptux写过多少行代码,上星期iptux的邮件列表突然热闹了一下,想到之前要实现“URL识别并可点击”的功能,就用了一个晚上加入了400多行代码来实现,惊叹的是原来实现鼠标指到一个链接变成手势那样的事情居然那么复杂,不过还好,gtk-demo里面有现成的例子,这400多行代码有不少是从demo里面抄的。

说程序员是完美主义者,且看看Gtk的邮件列表的人,我发邮件去问了一个关于Glib的链表内存释放的问题,却引来一堆回复,后面的人针对有的人表达得的不完美批一通,毫不客气的说,比之前我和jally的邮件有过之余无不及:

我的问题Why there’s still ONE element left after g_slist_free () ?
已经很完善的解释:
我的总结
围观的群众
English Lession

文章分类 Programming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