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控制、终端控制、DMA控制、管道控制

前天在电影院看赤壁下,诸葛亮测天象时很认真的说:“以我多年种田的经验来看……”,在几要喷血之际,我想起的是这个学期教《操作系统》的金老师。

老金给我的第一印象真的很民工,颇黑的肤色加上圆钝的脸型,还有工作服样的黯蓝色的衬衫,完全通过ISO2008的民工标准,不过一节课下来,对其敬仰十分,至少他在课堂电脑上一番演示下来,说“你们没几个人真正会用Windows”的话没人敢不同意,比之前有着一堆名涵的xx教授xx优秀教师,一边教着C++,却在课堂上连一段小程序都编译不过去的老师有quality得多……

《操作系统》本来是挺枯燥的课程,太多抽象的理论了,但在金老师这里,很多理论变得生动和真实,然后回过头去看课本,你真的得怀疑书本的作者是不是在故弄玄虚,为了宣示自己而把书写得腾云驾雾。

数据传送的控制方式——幼儿园老师要给每个小朋友发三颗糖。

程序控制方式:老师叫1号小朋友上来,给一颗糖,问吃完没,没,吃吧,吃完没,吃吧,循环直到吃完,然后给第二颗,继续问到其吃完,再第三颗,完了后叫2号小朋友,如此循环到全班吃完。

中断控制方式:老师说:“需要吃糖的小朋友举手。”给举手的小朋友发糖,吃完了再举手。

DMA控制方式:老师:“班长过来,把糖拿下去发给大家,每人三颗,不准多不准少。”

管道控制方式:老师:“班长过来,把糖拿去,给要吃糖的人发糖,他要多少或者你爱给多少就多少。”

文章分类 IT视角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